• 企業推廣分銷B2B平臺
  • 累計為企業宣傳展示1.2億次以上
  • 分銷模式,讓每個人都愿意幫您做生意
  • 30多萬銷售員注冊,快速對接銷售渠道

劉岫的阿飛正傳,“漢街男孩”的夢與堅持

時間: 2019-08-03 20:15
字體大小:

白日的漢街和其他的很多步行街相差不大,可是一到晚上,就仿佛變了個模樣。華燈初上,漢街被披上一層炫麗的光毯,視覺效果勝過它的商業地位,漢街看夜景也成了年輕人們在武漢追求時尚的一種方式。

武漢太大了,像金庸小說里的大江湖,但是每一個小的門派都有自己的故事。逛街逛到累,飯后走一走,很容易在漢街大戲臺處駐足停留,而漢街也有自己的劇本。

不知從何時起,一個翩翩少年每天晚八點帶著他的吉他和音響雷打不動的在大戲臺處的空地上開始歌唱。

像古代的市集有人開始說戲,過往的人群和擺攤的商賈都被吸引了目光,聚攏來看個熱鬧。這個少年的歌聲也讓散步的逛街的湊攏來錄個視頻聽個稀奇。

江湖上說戲的人都有名號,口口相傳也有個稱謂。這個少年名叫劉岫,在漢街唱出了些名堂不知道他名字的都叫他“漢街男孩”。

劉岫現在白天在家寫歌練琴,偶爾也鍛煉鍛煉身體,看個球看個劇。到了晚上八點準時到漢街,為漢街這個劇本唱一首背景音樂。他自己說白天的自己和晚上的自己是有區別的,只有站在漢街唱歌的時候才感覺這一天剛剛開始。

粉絲越來越多,去聽“漢街男孩”唱歌也成了很多住在周邊年輕人的選擇。而隨著某音等短視頻軟件的流行,“漢街男孩”在網上也成了一位歌唱名人。

在與劉岫的所有對話里,他強調過無數次不要因為困難而放棄夢想,堅持就是勝利!

就像他的朋友圈簽名一樣:漢街男孩這個名稱是通過不懈努力和堅持的汗水換來的。

童年初識音樂

兒時的劉岫生長在傳統嚴厲的中國式家庭中,他自己也曾說,小時候父親的打罵讓他失去了童年的歡笑和色彩。因為身材矮小,也難免會受到來自高年級的欺負。

在家庭和學校都屢屢受挫的時候躲在被子里聽歌便成了劉岫最大的安慰。可能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音樂這條路已經在劉岫的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甚至可以說是他當時唯一可以傾訴的朋友。

初中畢業劉岫也跟家里提出了讀藝校的想法,雖然結果他早就料到,但他還是未曾想到父親燒掉了他所有的磁帶,單放機,收音機。當著他的面摧毀了他僅有的賴以慰藉的夢想。

高中的劉岫愈加感覺到了自己對音樂的執拗,在任何挫折面前只要能安靜得聽上幾首歌,那些氤氳的負能量好像都能隨之消散。那顆早就種下的種子在這段時期內慢慢發了芽。

報考音樂學院的想法再次遭到父親的強烈反對。無奈的劉岫只能不甘地選擇去了一所理工高校。那時候他也曾想過可能他這輩子已經和音樂這條道路失之交臂。

在這樣的原生家庭中成長起來的孩子大多脾氣暴躁性格易怒,甚至很多會帶著仇視的態度去對待自己未來的道路。而劉岫給我的感覺卻是極其開朗與樂觀的,粉絲也評論他幽默可愛。

也可能正是因為音樂給予他的慰藉,讓他沒有在重重阻礙中迷失。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音樂能讓他忘記煩惱和痛苦,忘記那些失落與遺憾,然后大浪淘沙般篩出來的全是快樂,激情與活力。

開啟音樂之路

09年的一天劉岫帶著失戀的悲痛穿過學校外的街道,而正好路邊的街頭歌手說唱得有點累了有沒有觀眾愿意上去唱一首。還處在萬分失落和傷心中的劉岫拿起話筒唱了一首《愛很簡單》。

唱完之后的劉岫感覺輕松了很多,也感覺心底好像有一股勁震了一下。他覺得與其一直在失戀的陰霾中走不出來,不如真真正正地去追尋一次心中一直未曾忘卻的夢想。

王爾德曾說:情感讓人誤入歧途。劉岫說他也不知道這條路算不算是一條歧途,總之可能是因為那一次的失戀,讓他正式地想去開啟這條音樂之路。

就這樣,劉岫成為了那個街頭歌手的搭檔,每天在江城的夜晚里為自己的夢想唱出最動聽的聲音。

在武漢的春夏秋冬里,劉岫一唱就是兩年,他在光谷廣場唱過,在江漢路唱過,在地下通道唱過。雖然也登上過《長江日報》的頭條,但是日漸平淡且重復的夜晚讓劉岫也曾看不見希望。

可能是命運的垂青,也可能是時機的偶然,在一個普通日常的晚上,正在街頭唱著歌的劉岫收到了一個人的名片。這個人正是臺灣金牌音樂制作人黃中原老師,黃中原不僅建議劉岫堅持唱歌甚至還收他為徒帶劉岫去北京發展。

成為黃中原的助理并去正規的音樂公司,這對劉岫來說無疑像是千里馬遇到了伯樂,心中早已發芽的種子也能接受更好的日照與水源。

從武漢潮濕悶熱的炎夏,一路走到北京冰冷陰霾的寒冬,沒有任何事能成為他夢想旅程的障礙。白天跟著黃中原老師在錄音棚邊學習邊做助理,晚上就自己出去繼續唱歌。

劉岫在北漂歌手出名最多的后海也曾唱過幾個月,他說因為受不了里面的煙酒味兒最后無奈換了陣地。

北漂的音樂夢想

這一換,也成就了日后響當當的“西直門男孩”。夜幕下的京城,劉岫一個人,一把吉他,一組音響,一個話筒,在西直門的地下通道里支起了屬于他自己的夢想舞臺。

北京的西直門有地鐵2,4,13號線穿過,有一個火車站北京北站,還有一個出了名的西直門橋,劉岫被困在那里的地下通道里。他開玩笑說那里交通很復雜,所以很多迷路的人成為了他的新歌迷。

在這條狹窄幽暗的通道里,劉岫遭受過同行的投毒,上吐下瀉了很久,但是他仍然繼續前往。甚至在北京零下19度的天氣里,手指凍僵的他也沒有離開戰場,抱著自己心愛的吉他,而吉他上面摔破的一大塊被他自己縫上去的地方非常顯眼。

劉岫的歌聲或婉轉或奔放,或低吟或高昂,或清脆或滄桑。更多的時候劉岫唱出的是自己的故事和靈魂,給同在北京漂泊的異鄉人帶來了認同感,越來越多的人為他的歌聲駐足,也有很多人會用手機記錄然后傳到網上。

因為劉岫真實的歌聲,為了夢想不懈努力的追尋,感動了很多人,很多在網上看到視頻的粉絲會專程前來等他。隨著在網絡上的第一次大面積得出現在觀眾眼前,“西直門男孩”就這樣成為了劉岫的昵稱。

2013年,劉岫終于完成了他夢想中的一大步,成功在黃中原老師的監制下錄制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單曲《夢想》,并且還同時拍攝了MV。兒時心中的那顆種子現在終于綻放出了一朵鮮艷的花。

而劉岫的堅持就像這首歌里唱:“我從來沒有放棄我的夢,也沒有什么可以阻擋我,因為我還年輕還有足夠的力氣,朝著夢的方向勇敢前進永不放棄!

并且因為“西直門男孩”的影響力,劉岫還被邀請到中國好聲音百城百場演唱會的舞臺,與金志文,平安等同臺獻藝。他說這一次登臺在萬人面前唱歌也算是實現了當時的夢想。

劉岫賦予夢想的是行動和堅持,這樣的正能量代表也被邀參加了大連理工大學的TED演講,作為講者身份為觀眾分享屬于他自己的追夢之旅。

成為漢街男孩

2015年,因為家庭原因,劉岫又重新回到了江城的暮色里。這一次,從漢街漫咖啡門口,瑞華酒店的橋上到地鐵口,劉岫打了一年的游擊戰,耐心的在最熟悉但也最陌生的武漢囤積自己的粉絲力量。

經過北京幾年的摸爬滾打,積累與收獲了不少經驗和成績的劉岫很快便被萬達的工作人員邀請到漢街的大戲臺做商演。后來又被漢街的工作人員讓劉岫去太極廣場唱歌,還給了專門的地盤表演,但是那邊荒蕪人煙,即使這樣劉岫還是堅持了整整一年。

漢街17年國慶節6周年慶典,劉岫在大戲臺唱了整整七天。因為這七天的堅持和敬業的表演感動了漢街的管理層,領導也親自留言給他,歡迎他每天來演唱。

就這樣,劉岫終于從太極廣場轉到了藥圣廣場,新場地的人很多,這對劉岫籠絡粉絲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利好。

憑借自己堅實的歌唱基礎,劉岫迅速的在漢街俘獲了一眾路人的心。林俊杰來武漢開演唱會他還打趣得給粉絲說,去不了林俊杰演唱會的我在這里免費唱給你們聽。他用他開朗風趣的性格算是徹底打開了楚河漢街的大門。

2018年,漢街方面出資幫助劉岫在漢街舉辦了他自己最大的一場個人歌友會。300個位置在公告發出沒多久就全部被訂光,后來現場還來了好多他沒訂到位置的歌迷站在后面從開始到結束。

“漢街男孩”毫無懸念應該用來形容劉岫,雖然現在這樣的街頭歌手太多了,但是像他這樣一直堅持并無限努力的人也是少數。每天晚上八點到12點,“漢街男孩”都會出現在那個熟悉的位置上用他自己的夢想歌唱。

卸下一身的風塵仆仆,戎馬歸來,歲月磨平了劉岫的菱角,但也撫慰了他那顆追逐夢想的心,心底那顆種子已經完全開花結果。

一個青澀的少年從武漢出發再回到武漢,從“西直門”到“楚河漢街”,跨越南北兩個地標。不同的是城市,而相同的是他為了夢想堅持奮發的精神。


Copyright © 商名網 All Rights Reserved.
2中2平码